让世界不再需要翁山苏姬|缅甸《旅行在希望与苦难之间》

2020-08-05 移动大全 76889次阅读 

作为一个公民,我们要致力令这个世界不再需要翁山苏姬、不需要有一个个体去承受这些痛苦,只为了捍卫人类的公义和尊严。让世界不再需要翁山苏姬|缅甸《旅行在希望与苦难之间》

 

缅甸是我心仪已久的地方。这次趁着来马来西亚,还买到了超便宜的廉航机票,从马来西亚的吉隆坡往返缅甸最大城仰光的机票甚至不到一千港元(约四千台币),实在没理由不把握机会。反正要去缅甸,不能走陆路,只能坐飞机进出,这是当地政府的规定,猜想是跟边境地区少数族群的冲突有关。

 

不知是幸还是不幸,缅甸之所以为世人所认识,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一个人:翁山苏姬。她是缅甸国父翁山将军的女儿,父亲逝世之后移居外国,求学、工作、结婚生子,本来已过着平凡稳定的生活。但一九八八年因为母亲病重,她回国探望,却遇上了大型反对运动,作为前国家元首的女儿,她也被捲入运动里中,为了自己的国家和民主,踏上一条不归路。

 

因为争取民主,所以被打压;因为得到人民支持,所以被软禁,而且一关就是十五年。这段时期,她无法亲自领取诺贝尔和平奖、无法见两个儿子,也无法见自己丈夫最后一面。她放弃这一切,拒绝离开缅甸,因为她知道缅甸人民需要她,而事实上,她也一直是缅甸军政府的心腹大患。

 

因为翁山苏姬,世界都没有遗忘缅甸和这片土地上的人民。

 

直到二○一○年的全国选举之后,翁山苏姬终于获释;二○一二年,她在挪威奥斯陆站上世界瞩目的颁奖台,接受观众长达两分钟的掌声,手上拿着那个早就属于她、但从未亲手颁给她的奖项。

 

奖项是诺贝尔和平奖,一九九一年颁发,二十一年后才到达翁山苏姬手上。二十一年前,她的丈夫为她奔波争取奖项、儿子代她上台致辞,她却在缅甸家中被监禁,被迫与世界分离。如今,她终于可以亲身领奖,丈夫却已离开人世。物转星移,试问人间何世。

 

我慕名来到翁山的家门外,一个软禁了她四分之一世纪的地方。翁山大概不在里头,我也只能在屋外张望,想像那些年她是如何度过。我想起她在领取诺贝尔奖的演说中,谈到佛家的「苦」,是为生、老、病、死、爱别离、怨憎会,也是她在被软禁的这些年中仔细思考、深深体会的课题,特别是后两者──与挚爱的人分离、与讨厌的人相会。在这悠长与家人被迫分离的岁月中,还要面对过去军政府的各种胁迫,面对这种如无底深潭般的苦,翁山苏姬是如何坚持过来的呢?她也有怀疑自己、质疑自己所做的时候吗?

 

我想,她一定有,但有更伟大的目标吸引着她,就如她所说,像在沙漠中的旅行者,双眼紧盯着引导方向的星星,并以此作为迈向救赎的方向。即使完全的和平只是可望不可及,但我们也必须眼望前方,坚定地向之前进。这样走下去,改变就会来临。

 

这是极难,也是极易。我们不必也不可能全都成为翁山,但作为一个公民,我们正要致力令这个世界不再需要翁山、不需要有一个个体去承受这些痛苦,只为了捍卫人类的公义和尊严。在缅甸,翁山苏姬付出了这些代价,但她也提醒我们,还有许多正被迫害的、无名的公义捍卫者,他们也在为我们做着同样的事。在中国,有李旺阳,有陈光诚、高智晟,有刘晓波和太太刘霞,还有赵连海、艾未未(注1),和许多牺牲自己的自由甚至生命的人。关注他们、支持他们,正是作为一个人的应有之义。良心犯,一个都嫌太多(注2)。

 

注1:中国民运人士李旺阳因受访谈论六四事件而「被自杀」,死因可疑;陈光诚为中国盲人维权律师,长期受到监控并服刑,后经中美谈判后落脚纽约;高智晟是维权律师,被监禁五年后于二○一四获释,却已被虐待得不成人形;中国作家刘晓波因参与六四及人权运动而被补入狱;赵连海是中国媒体人,曾因组织、调查二○○八年中国毒奶事件而遭监禁;知名艺术家艾未未为中国异议人士,长期受到监控并限制出境。

 

注2:良心犯(Prisoner of conscience),意指未涉及伤害、暴力等犯罪,却因种族、宗教、肤色、语言、性倾向或宗教信仰等被迫拘禁之人。

 


---本文摘自《旅行在希望与苦难之间》
一书,时报出版。

 

让世界不再需要翁山苏姬|缅甸《旅行在希望与苦难之间》

《旅行在希望与苦难之间》

是猎物也是猎人|以色列 & 巴勒斯坦

大时代|马来西亚

让世界不再需要翁山苏姬|缅甸

三一八国道的最后一段|西藏

旅行,不只看见美好。让世界不再需要翁山苏姬|缅甸《旅行在希望与苦难之间》

我相信旅行包括了美好的内涵,如了解、珍惜、反省以至和平;

问题是,怎样才能将这些美好的东西放大,取代浪费、自私和毁灭?

关于那些希望与苦难,关于旅者如何观察、理解与回应。

作者简介

林辉

香港人,毕业于香港岭南大学(社会科学学士)及香港中文大学(社会工作硕士),曾为青年团体圆桌研究及教育协会(Roundtable Community)全职总干事,也是时事评论人、社会运动者、注册社工、香港多个媒体专栏作家及主持。活跃于香港公民社会,尤其以参与保卫天星码头、皇后码头、反高铁及反政改等社会运动在香港为人认识。 2007 至2008 年间,曾独自到云南、西藏、尼泊尔及印度等地旅行,为时 11 个月;最后 3 个月,由西藏拉萨独自骑单车经云南到达泰国清迈。回港后成立团体「责任行者」,推广责任旅游(Responsible Travelling)──藉由观光旅游发展,促进当地文化维护、环境保育、弱势团体协助等。 2012 年夏,应绿色和平之邀乘坐极地曙光号(Arctic Sunrise)前往北极,协助推广「守护北极」(Save the Arctic)全球运动。 2012 年秋,独自出发进行环球旅行,现为环球旅行者和旅游作者,为香港及马来西亚多个媒体如《经济日报》、《明报》、《旅行家》杂誌等撰写专栏。出发至今,已走过亚洲、欧洲、中东、中南美洲等 40 多个国家。脸书专页──《和我一起游世界》

【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!】

上一篇: 下一篇: